股票代码:300018
公司新闻  
【 字体: 】【打印此页】  
奋战在新疆罗布泊60天小记

发布日期:[2020-11-30]    共阅[684]次
                                                               ◎ 谢豹
   【编者按】作为社会经济的主体,企业承担了巨大的社会责任。古人云:有益国家之事虽死弗避。“产业报国”,一直是中元人努力的方向。努力的过程也许很艰辛,却非常有意义。为此,向我司售后服务工程师说声:你们辛苦了!
    2020年8月15日。
    我收到新疆220kV央塔克电站物资发来的工作邀请函,此时,由于乌鲁木齐突发疫情,于是我一边与物资沟通相关情况,确定入疆的交通方式;一边给新疆巴州若羌县防疫指挥部打电话,详细了解当地的防疫政策。
    8月19日。
    我正式踏上了去往新疆的路程。
    8月20日。
    到达青海省西宁市,并在当地做了核酸检测;拿到检测报告之后,又坐了1天的火车加1天的汽车,才到达青海与新疆的交界处——茫崖市花土沟,并在此等待电站项目部派车来接。
    8月25日。
    央塔克项目部派来的车终于到了花土沟,与我一同进新疆的还有其他两个厂家的工程师。这一路经过了至少3个防疫检查站,所幸,电站项目部资料准备齐全,进新疆没有遇到太多的麻烦。到达央塔克电站时,已经是晚上12点,尽管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但是现场的条件确实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差一些。

    电站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东南边缘,距若羌县城约80公里。因为吃住都在电站,所以我和另外两个厂家的工程师都提前准备好了被子和其他生活用品。由于电站水资源匮乏,用水时间有限制,我们抵达的时候已经错过了规定的用水时间。分配好床位、铺床之后我们就直接躺下了。因为居住的房子是组装的板房,白天又经过了太阳一天的暴晒,房间里的温度很高,我们根本无法入睡,一直到凌晨3点多,温度降下来之后,我们才入睡。
    第二天,电站刮起了风沙,在户外必须带着防风沙的围巾,否则沙子会吹满全身,尤其是头发和耳朵。因为刮风沙,中午吃完饭回到宿舍后,门窗都必须紧紧的关着,太阳暴晒后的板房温度很高,人根本无法待在里面。除此之外,饮用水也是大问题,因为气温高,饮用水消耗的很快,不到两天,随身带的水就喝完了,只能找项目部派人去县城采购。
    一周之后,我在央塔克项目部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
    9月2日,我收到了另一个电站——220kV扬布拉克物资发来的工作邀请函。于是,我连夜赶路,在若羌县城住了一晚后,9月3日,乘坐扬布拉克电站业主的车抵达220kV扬布拉克电站。

    扬布拉克电站位于罗布泊中心地带,四周都是戈壁滩,除了一条贯穿戈壁滩的315国道和繁忙的货运车流,方圆50公里没有人烟。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电站附近有个手机基站,每天工作忙完后,晚上能和家人打视频电话。
    经过一周的紧张工作后,我准备前往下一个电站--祁曼。

    祁曼电站海拔3400米左右,位于青海和新疆的交界处,昼夜温差大,白天气温差有7-8℃,而晚上气温下降到零下10℃左右。尽管我有准备外套,但是,晚上在室外干活的时候还是冻得发抖。
    发电机一天24小时不间断发电,除了给电站设备供电调试之外,还给生活区供电,尤其是要给晚上宿舍的取暖设备供电。据有经验的师傅讲:柴油发电机产生的声响足以震慑附近山谷中的狼群。
    在之后的两个多月里,我一直在三个电站之间来回工作。
    9月25日,220kV央塔克电站成功带电运行。
    10月23日,220kV扬布拉克成功带电运行。
    11月2日,我因老婆生产,返回内地,结束了新疆之行。据后来接替我的售后同事张林讲220kV祁曼电站也于2020年11月17号成功带电运行。
    作为一名售后服务工程师,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出差,部门很多同事也都是在办完婚礼或者迎接小孩到来之后,又急匆匆地重新踏上出差的旅程,谁都有家、有亲人,都不容易。
    谨以此文致敬奋斗在一线的全体售后服务部同仁!
【 字体: 】【打印此页】【顶部】【关闭】  
鄂ICP备17002819号-1 | 企业邮箱 | 联系我们 | 公司地址:湖北省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华中科技大学科技园六路6号  邮政编码:430223